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柳桥之泪】(女武者物语)【作者:暮月凛】
【柳桥之泪】(女武者物语)【作者:暮月凛】
字数:3117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做为一名从小学习武艺的武家之女,我一直渴望有机会像男人战死在战场上,接受荣耀,无奈的只是女儿身。

  不过,在被敌人突袭若松城的今日,我,做到了。

  跟随照姬大人的妇女冲锋队,挥起薙刀的我,与武士、乡兵们一起抵挡新政府军,连续斩杀数人,直到被敌人一枪刺入腹部,再被太刀斜斜地砍进胸下肋骨,无力的侧摔地上为止。

  真的到此为止吗……?守护柳桥失败了吗……?

  全身早已被汗水湿透的我,马上被人剥了身上的皮甲和护胸,缠胸布也被扯去,上身裸露在杂兵的目光。

  这样,他们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把我的腰卷,胯布和足袋也扒下了,最后把我翻到仰躺的姿势,任由他们眼神侮辱我。

  望着灰暗的天空,我全身赤裸地躺在柳桥上。

  他们饥渴的眼神让我感觉胸口烧热,一名杂兵不管我胸上被刀刃刺中仍在淌血的伤口,爬到我的身上不停抚摸,生体本能的让我乳头都硬起来了。

  其实,无力的我无法反抗也不想反抗……我知道自己胴体只想在死前享受最后一次的交媾。

  可是,尚五郎大人看到了又会怎样想?

  那个岛羽伏见战争后失纵的男人,那个只有我认为他失纵,我爱的男人,他仍会记得我向他献身的一幕吗?

  如果他知道我现在被三个敌军杂兵玩弄着乳房,还让我感到兴奋,他会气到捆绑我,唾骂我,恨不得一刀砍死我吗?

  好吧……杀吧,我倒希望他们会给我一个痛快而不是把我丢下任我自生自灭。
  尚五郎大人,等我去地狱请求原谅,向你谢罪。

  ……18年生命的最后……就让我……临死前享受最后一次的交媾吧。
  我想像被心爱的他强暴,一面放纵自己爱欲,他插入时我竟听到发自我喉部「哦,哦」的微弱声音。

  节奏清楚的啪啪啪声响,我的一双乳房就被他的动作摇晃着。

  我感到的竟然不是羞耻而是兴奋,是啊,我多想告诉他我亢奋了,多想求他不要停下来……

  「啊……」我什至配合着动着腰部……不顾腹部被刺穿的伤口,只顾交媾的快感,我知道,我这个女人,真该杀。

  「原来是一个淫荡的女武者阿!」那人射进来就再走到我跟前向着我自慰起来,看到我的乳头变硬了,他们却笑了。

  他的两个伙伴已急不及待的蹲在我左右两边吸啜我的奶子了,还把我一手放在我的乳房上并带动它缓缓搓揉……

  再来,另一个人又掏出肉根插进来交媾。

  之后也会杀我吧。

  「啊……」他们把我身体弄成侧卧了。

  剩下那个杂兵就这样继续开始插我泄欲,到他把精液射进我的身体里面。
  侧卧的姿势可以看到柳桥的另外一端。

  我可以听到被杀的人最后惨叫声。

  在那里的一切一切,惨烈的攻防战斗仍在继续。

  尸体,到处都是尸体!

  男的,女的,穿上战甲的,布衣的,还将尸体的衣物剥除,被剥得光光的……

  男女都有,甚至将男性尸首的性器官切除后再塞入尸体口中,被玷污的原来不是我一人,也不只有女人。

  「啊……不要啊……」桥的一边女子的求饶哀号……

  会是队长竹子,还是和我同年生的菊子或是貌美如花的雪子呢?

  不远处被拉起来一样是裸体的女子,她无力的被抬起来,面对我又被敌兵们强压跪在地上,在受斩前把头抬了起来,我看到了,是14岁的希子!

  跟我出战的女子薙刀队员希子。

  她也看到我了,但来不及讲什么,一声「噗」,接着是「呃咯!」声响……
  她的人头就飞了出去,大量血喷出来,染红她赤裸的娇躯。

  当头落到桥面再滚入水中,那失去头颅的裸体尸身已仆地上把周围的地面也染红了。

  我看到有人拾起了一根长矛,把从水里捞出希子的头插在上面,跟许多头一起插在桥边。

  如果我的首级被割下了,大约也可会被对方示众吧。

  我喘着气,感到的竟是兴奋!

  父亲和我在白虎队的弟弟看到我的人头在长矛上,会不会为我战死骄傲呢?
  「杀了我吧……」我求他们。

  他们却笑了。

  最后插我阴部的恶心杂兵还说道:「哼!上面说不允许当地居民收拾安葬战死者的尸体,只得任其腐烂。」

  「什么……是曝尸?」,我先感到一阵呕心,可是不久就接受了,想到这里我有兴奋了,反正不久我就只是一具尸体,一具女尸。

  一具失去了头颅的女尸,和其他战殁者躺在一起曝晒在这座柳桥上的无头女尸,接受战死的事实。

  「还早呢!」

  忽然,他们三人把我的臀部抬起了……感觉到了……

  一人那东西顶住我的肛门。

  「啊,要把我肛奸吗……」

  一杂兵他抓住我的腰,用力顶进我的肛门。

  「嗯……嗯……」被进入一刻的强烈剧痛之后竟是完全的松弛……一种舒畅感冲进脑中……

  「啊啊……」我竟然发出了浪荡的呻吟。

  没几下他也忍不住射了。

  一人拔出来另一人马上又压住我臀部插进我肛门,没几下他也射了。

  这次那个杂兵从我肛门拔出来那肉根,捡起了我早前被剥下的兜裆布把他那儿抹干净了。

  再抓起我头发,用那根肉棒对我脸打了几下。

  想起他那根刚才还在我的肛道内黏上了我的粪便,感到一阵强烈呕心,反胃把早上的饭都吐出了。

  感觉肚子再一阵剧痛,被敌人一枪刺入的小腹因为侧趴及剧烈的呕吐,大量出血。

  不过是浓浓血腥味被战场的血腥盖掉了。

  「还是把她杀掉吧!看!她活不了了。」,另外的一个人说。

  「等等!我肛奸完再杀。」正在把我肛奸的人说道。

  做为最后的第三人的他终于把浓浓的精液射进我肉躯里,加上那旁边其他杂兵对方我自慰喷到我胸脯上的精液,让我全身被白色的精液和血弄得一塌糊涂……

  「一刀刺死她。」我也知道了……当另外一人举起了武士刀,我知道他要杀我了……

  不停听见自己强烈的心跳声,要我说出来,我最后的愿望……斩首,一个武家女子的愿望。

  「……帮我………介错…杀我…」我尽全身的力量说了出来,只剩下喘气的力气。

  他们三人对望了望,又看着我。

  其中一人蹲下拍拍我的臀部说:「就成全她吧。」

  于是他们合力把我弄成跪下的姿势。

  「啊………………」我看到自己的乳房、身上沾了很多黏黏稠稠的东西,混杂着泥土杂物……也分辨不出是血还是男子的精液。

  「别动,一次砍下妳的头让妳少受苦!」

  双手无力摊在旁边,无力抬起头的我,只有努力挺起腰部。

  想起自己身为女儿身却能和其他战殁的武士躺在一起,心理不禁燃起一种光荣,又再兴奋起来,下体一股热流又莫名其妙流出。

  「18年吗……,不枉做为武士之女……」正想着这时,后颈一抹冰凉,接着我就向前方飞去……

  一阵急速下坠后,我感到天旋地转,停下来时竟然看到自己失去头颅的胴体晃动着一双乳房抽搐地跪在前面。

  那具没有头的胴体,从断颈处喷出大量的血,跪在地上抽动,再向侧面仆倒,在地上剧烈地抽搐了数下,最后是大字型地躺着不动了。

  有点暗暗的,糊糊的,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的胴体后背与臀股,光滑的后背连结到圆润微翘的臀部,竟是如此美艳的。

  曲线……这具受尽屈辱捐躯的无头女尸……是我……。

  麻痹的脸颊上感觉从眼睛流出的泪水。

  那时,我真正确定自己是死了。

  我感到自己被提起来向前走。

  当然那是我的人头被提着走。

  原来,被砍的人头仍有知觉的…原来,看见自己赤身露体的躺在地上是难过的……但我知道这就是我的选择……

  选择成为一具战死沙场的无头女尸……。

  这时我的首级已被人插在一只长枪之端示众了。

  我的尸体就倒卧在桥上和其他战殁者躺在一起,成为众多尸体的一员。
  「永别了……」我在无声中与自己美艳的胴体告别。

  晕眩……脸已经麻痹……

  意识模糊……渐渐一片黑暗

  耳鸣。停了……一切归于静寂……

  ……很冷……很暗很黑……

  眼角最后的余光是看到希子的头插在我旁边……与我睁眼同看一个方向……前往黄泉的方向……

  ……薙刀冲锋队……

  凛……

  战殁……

                (终)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